長大新聞
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 長大新聞 > 長大要聞 > 正文

长大抗疫故事 | 崇德、实干、担当,这些来自湖北的长大青年让人心疼!

发布时间:2020-02-14   作者:粟慧萍、陈楚楚、康晓珍、谢佳音、邓肖丹、肖若男、龚珍毅   责任编辑:宣傳部  浏览次数:   来源:宣傳部

截至2月11日16时,全国新冠肺炎个案确诊42721例,目前患者人数仍呈现上升趋势。武汉成为全球新闻的焦点,湖北成为整张地图中颜色最深的色块。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,全国人民都互为战友,向武汉、向湖北发出“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”的呐喊!湖南与湖北同江同湖、同舟共济,湖北也有不少青年在长沙、在长大求学、工作,或生活。今天的《长大抗疫故事》关注这些来自湖北的长大青年。

此时,他们都身处疫情的“风暴口”,正在面临人生中的一次重大挑战,他们也都是长大学子,铭记过“崇德 实干 担当”的长大精神。他们虽然不能像奔赴前线的医护人员般闯在悬崖边上,拴住即将掉落的人,却也在平凡的努力中散发着青年的光芒,让家人、让故乡、让母校看到希望!以下,就是他们的故事:

1

#关键词: 敬业#

“我有我的職責,所以我要完成它,完成得好一點。”

——@周绍珩 来自湖北鄂州 工作在武汉 曾就读于2011级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

240F4

武漢“封城”後,周紹珩在家中辦公

我在湖北廣播電視台經濟頻道融媒體部門工作。我們單位就有直接和新冠病人接觸的記者,也有家人得病確診的。總的來說,我還算幸運,但也要嚴格做好防護,才能保障自身安全。

從一月十幾號到現在,我一直在工作,也一直盯著手機。雖然工作內容跟平常相比沒有多大的不同,但是時效性更強了,很多消息強調要第一時間發布。要知道很多恐懼就是來源于不了解,而緩解市民恐慌的方法就是快速而准確地發布官方消息。

1月20號之前大家還是正常上班,上下班用地鐵,地鐵裏還是少量人帶口罩。我個人是在進入單位後會把口罩換掉,在工位上不戴,下班後會繼續戴上。

但是兩天之後,大家只要上班就是不間斷地戴口罩了。23號開始停運公共交通,我從辦公室辦公變成可在家裏辦公。

我是做民生新聞的,疫情發生後我被很多事情感動到過。武漢是疫情的核心,從開始到現在,一直都是全國人民不斷地幫忙,無論是醫療的支援,還是物資的支援。不僅僅是城市與城市之間,還有很多普通市民的支持,有農民捐菜,有市民自發爲醫生提供接送,以及送飯。

我見過搶口罩搶蔬菜搶著離開武漢的人,但是也見過有很多人能頂著危險和恐懼爲了別人而逆行,去面對危險。

我老家在鄂州,除夕那天我們本來是要跟一大家子人一起吃團圓飯的,因爲疫情嚴重,加上我不能休假,就放棄了。我記得很清楚,吃年夜飯的時候,我媽跟我外婆視頻,我媽說著說著就哭了。雖然我們家跟外婆家隔著不遠,但是我們不能一起團聚。

20天不休息,高強度的工作當然讓我崩潰;沒有休假要加班,不能一家人回老家團聚我也覺得有遺憾;但我沒有想過離開武漢,也沒有想過要停下手上的工作去休息。每個人都能在這次疫情裏找到自己能做的事情。我作爲一個媒體人,我有我的職責,我要完成它,還要完成得好一點。美好的東西需要被歌頌和傳播,讓更多的人看到。我能夠在這種時候,爲彰顯人性的偉大貢獻一份力量,我覺得很滿足。

2

#关键词:孝顺 #

“我在離開老家之前留了一些口罩,並提前教會了爺爺奶奶怎麽使用。”

——@姬陈宇 来自湖北荆门 在校學生 2019级物业管理专业

2891C

2月1日, 姬陈宇家附近空无一人的街道

關于此次武漢爆發肺炎,我還在學校的時候就有所耳聞,最早是在11月份,網傳有某種不明肺炎。放假以後,一方面是因爲我的高中同學大部分都在武漢,一方面是因爲回家前要去一趟武漢,所以我很警惕,也提前采取了防範措施。去武漢是1月7號,我當時就已經戴上了N95口罩。

武漢的疫情很嚴重時,周邊城鎮還沒有警覺。等我回荊門時,大家對疫情還不太重視。武漢封城的第二天,我們還在老家吃酒席。我勸家人別吃,但拗不過他們,最後我是邊帶口罩邊吃的飯。我老家在村裏,老人居多,他們不會用互聯網,防範意識也不高,因此戴口罩的人很少。爲了爺爺奶奶的安全著想,我在離開老家之前留下了一些口罩,並且提前教了我爺爺奶奶如何正確佩戴口罩,現在想來,很慶幸當時做了准備。

周圍人對此次疫情的真正重視是從1月24日開始的。1月24日荊門封城,當天剛好是除夕。我父親是公務員,那天晚上他們單位要求所有休假人員必須到崗,于是全家連夜從老家回到城區。疫情一下子變嚴重,我其實有害怕和擔心的,但對于父親堅守崗位這一做法,我十分理解和支持。作爲公務員,父親在這種情況下返崗,是一種責任和擔當。

國家現在舉全國之力在抗擊疫情,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夠跨過這道坎。等疫情結束,我想和同學一起出去玩,一起去看武漢的櫻花!

3

# 关键词:齐心 #

“好多人都在喊樓唱國歌,爲武漢加油!”

——@王露 来自湖北武汉 在校學生  2019级汽车工程专业

4A7F

武漢“封城”後,王露戴著口罩外出

我是 1月 7号回到武汉的,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消息报道这次疫情,一直到 20号,疫情开始爆发,24号,武汉封城。

平時的武漢,隨便一個小區樓底下都是熱熱鬧鬧的,封城後,武漢突然變得冷清而安靜,多少讓人有點不習慣。春節期間,我們一家四口一直待在家,雖然相比以往無聊了不少,但與家人一起打牌、鍛煉、玩遊戲,也不失親情的溫暖、生活的樂趣。天氣好的時候,我們就坐在陽台曬曬太陽。

这样的生活持续到了 1月 27号,我们已经在家中呆了整整 13天。27号这天晚上,窗外突然响起国歌,接着几乎整个小区的人都在喊楼、高唱国歌,为武汉、为祖国加油。

我家是我爸爸率先到阳台跟唱国歌,为武汉加油。随后,我们一家都参与到活动中,就连我奶奶那么大岁数的人,都到阳台跟着大家一起高喊“武汉加油”。听着整齐划一的加油声,我们一家人都热泪盈眶了。我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感情,也许是对武汉人面对疫情万众一心的感动,也许是内心油然而生的爱国之情。我们小区的这场喊楼活动持续了大概 15分钟。

這個活動的視頻被傳出來後,微博上有人說我們不安分,也有人說這樣會加快飛沫傳播,加重感染。聽到這種話,我心裏很不好受。但讓我欣慰的是,後來鍾南山院士站出來說,這是武漢人民團結一心的精神表現,並希望所有人都能爲武漢加油。

我不知道这场疫情会持续多久,既担心自己能不能按时回到长沙读书,又担心刚刚成功举办了 2019年世界军人运动会、挤进新一线城市、排名全国前十的大城市武汉,在遭受此次疫情后,不仅经济上损失惨重,更会有很多人因为这次的疫情而对武汉产生更深的误解。

但不管怎樣,我想說:我的家鄉很美很大,我們從小被長江孕育長大,黃鶴樓曆史悠久,東湖風光秀麗,軌道交通四通八達,武漢人熱情好客,武漢不止有浪漫的櫻花,不止有美味的熱幹面,還有更多更多的精彩等待著大家的發現!我們武漢會加油的!

4

# 关键词:眷恋 #

“武漢是我的家,我永遠不會離開它。”

——@李庆紫丹 来自湖北武汉 在校學生 2018级旅游管理专业

DCFD

疫情發生後,李慶紫丹在家中戴口罩爲武漢加油

我是武漢人,從小在武漢長大。12月份開始就從網絡上看到說武漢有肺炎疫情,但是覺得並不嚴重。所以放假回到武漢後,我找了一份兼職,在地鐵當安檢人員。

因爲在地鐵部門兼職,21號的時候,我就提前知道了要停止運營公共交通的事。我就感覺到事情可能挺嚴重的,我和爸媽說了要買口罩。幸虧說的早,那個時候還能買到一些。

22號,封城的前一天,我感受到了這個病情應該已經特別嚴重了。就是那一天,武漢市政府下達了武漢公共場所必須佩戴口罩的強制措施。那天晚上我失眠了,淩晨三點我看到微博上說,武漢要封城了。我很懵,怎麽突然就發展到了要封城的地步了呢?

23號早上,我出門正好經過火車站。我很後悔沒有帶相機把那個場面記錄下來,因爲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武漢。當時火車站已經不讓進了,外面站了很多人,還有防暴警察在維護秩序。

正式封城後,有人想要離開武漢。我覺得,想離開的人大多是因爲害怕吧,但是我不害怕。我不害怕是因爲我知道這些擔心、害怕和離開都不能預防新型冠狀病毒,我不害怕是因爲我知道武漢不是被抛棄了而是正在被拯救中,我不害怕是因爲這裏是我的家啊,我離開又能去哪裏呢?我永遠不會離開我的家。

才封城的時候我每天在微博看最近的動態和進展,看著看著發現世界末日不過如此。我老想去做點什麽我力所能及的事情,去宣傳,去呼籲,去告訴大家武漢沒有到世界末日。

武漢總人口1426.65萬,我想告訴網上那些責怪武漢出逃的人,我作爲一名普通的武漢市民,我永遠不會逃離我的家。等武漢解除封城的那一天,我想要拿起我的相機把武漢記錄下來,我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看過它了。

5

# 关键词:乐观 #

“放心,我的武漢會好的。”

——@殷小庄 来自湖北武汉 工作在长沙 曾就读于2010级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

1897E

武漢“封城”後,殷小莊主動在家中用酒精消毒

我是武漢人,現在在長沙工作,1月20號回的武漢,開始只是密切關注這件事情,直到22號封城的前一天鍾南山院士出發來武漢之後,開始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。所以之後我就一直待在家裏沒有出去。我們家的防範意識比較強,父母長輩都有主動佩戴口罩。

我們家是大家族,每年除夕都是近三十人一起過,一起吃年夜飯。今年因爲疫情的原因,家裏人放棄了聚餐,之前訂好的酒店也主動退了款。國外和外地的親朋好友也都沒回來,大家選擇了網上拜年。我的信息和電話一直沒有停過,都在問我好不好。

還有很多朋友同學也都會聯系我。我睡個午覺醒來,一般都是幾十條信息,問我好不好,家裏東西夠不夠吃,平時一些喜歡互相調侃的朋友們這次都沒貧,都是真怕出事兒。

不亂跑,不添亂,就是爲疫情防治作出的一大貢獻。工作之後陪伴父母的時間變少了,這次封城有了更多的時間和父母待在一起。這次我發現父母在我面前不像家長了,他們只想跟我做朋友,我跟他們多說幾句話,他們能從床上爬起來,覺都不睡了。我就這麽一直待在家裏,看書,看電影,健身,和父母一起打牌,我們挂念著疫情,但也不害怕疫情。

我沒有想過一些不好的情況。我很重視這次疫情,但沒有恐慌。我覺得擔心著急不解決問題,還不如喊奧利給呢。我一個武漢人在武漢幹的最多一件事兒是安撫外地的朋友們,告訴他們沒事的,讓他們放心,我相信我的武漢會好的。

我希望這次疫情能快點好起來,等武漢好了我要出去好好吃一頓,舒舒服服地花次錢。


此外,另外一些長大青年在經曆疫情的同時在思考、在行動:


@平霄芸 来自湖北武汉 工作在武汉 曾就读于2013级广播电视编导专业

疫情剛發生的時候情緒不是很好,身邊朋友的家裏人被確診,原來堵得水瀉不通的商業街現在冷冷清清。第一次有這種災難降臨到自己身邊,後來不斷有朋友來安慰我,我自己也慢慢平靜下來了。這次疫情讓我思考很多,現在常常覺得世事無常,要好好珍惜當下,積極地過好每一天!


@雷声 来自湖北荆州 在校學生 2016级公共事业管理专业

回到家里之后有想过去社区帮忙宣传,但是我们这些外地回来的學生,是居委会的重点观察对象,寸步难行,所以就没有去成。于是我就参与了一些网上捐款,贡献自己的一点力量。我对战胜疫情很有信心,希望疫情赶快好起来,到时候欢迎全国的人民来湖北吃热干面!


@陈瑶 来自湖北荆州 在校學生 2019级财务管理专业

之前我在網上看到一個視頻,說的是湖北人住酒店,卻被要求退房。我想對那些湖北同胞說:我們可以換位思考一下,疫情嚴峻,畢竟別人確實也害怕我們身上攜帶病毒啥的,要將心比心。這次疫情很多人都在努力,我們只有團結在一起、相互理解,才能打贏這場抗疫攻堅戰!


@兰雨坤 来自湖北大治 在校學生 2019级汉语言专业

疫情發生後,我關注到有捐款的活動,我就在微博超話裏以我愛豆的名義捐了款,小數目,但希望可以幫到患疫的人們。看到網上那些新聞報道,讓我觸動最大的就是那些席地而睡的醫護人員,真的辛苦了,感謝他們一直站在抗“疫”的最前線,默默付出。希望患者能盡快好起來,希望大家能夠團結起來,一起渡過這次難關!


這些來自湖北的長大青年都是疫區中再普通不過的人物,他們沒有做出驚天動地的壯舉,也沒有可歌可泣的事迹,但他們是選擇堅守崗位的人,是不逃離自己家鄉的人,是決不出門添亂的人,是盡力奉獻愛心的人,是永遠樂觀和保持希望的人。他們構成了城市的主體,他們也同樣值得尊敬。

等到有一天,春風吹散所有的塵埃,被疾病籠罩過的冰冷土地,迎來了破土而出的嶄新春天,我們再對他們說一句:“嘿,長大歡迎你回來!”


编辑:董  牮

审核:祝  磊


长沙学院 版权所有2018   地址:长沙市开福区洪山路98号
招生就業热线:0731-84261436  84261447   邮编:410022 

湘教QS3-201210-001361   湘ICP备1201414 友情鏈接:湖南省教育廳官網

  • 微信

  • 移動端